色不语在线福利电影,免费、高清、快速!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ebuyu.com。手机播放更高清!色不语广告咨询邮箱: sebuyucom#gmail.com (#变@)

被寢取不是我的錯

我愛你,老公。被寢取是我的錯嗎?你每天看島國動作片,屏幕裡人妻被寢
取,你興奮,如果是你自己老婆,你也會興奮嗎?

  家裡馬桶堵了,兩個鋼絲擦死死卡在裡面,上不來又下不去,必須請專業人
士疏通,不然要我怎麼辦呢?於是他們兩個來上門服務,都是壯漢,渾身肌肉隔
著汗衫都看得到。

  也怪這天天氣太熱,進屋沒兩分鐘,他們的衣物已經被汗水浸透了,胯間呈
棍狀凸起,雖然有意遮擋,卻依然很是扎眼。我還好,你給買的那套蕾絲內衣,
三塊布、幾根線而已,穿著涼快得很。

  地板剛擦的,又被踩髒了,我就擦地,可他們一個勁兒地往這邊瞄。你也知
道,我習慣用抹布,動作幅度要大些,屁股難免會翹起來。不用想,兩雙賊眼肯
定是盯著我後面那根線,緊緊勒住「菊花蕊」的那根。那齷齪的眼神,我從鏡子
裡全都看得到,太不正經了,對吧?

  之後我休息,舔冰棍兒、吃香蕉,他們又看,你說他們倆當時就不能專心幹
活嗎?真是的!

  他們後來問我,他們可不可以把自己各自的褲子脫掉,太熱了。我起初也沒
反對,因為屋裡真的熱,又沒開空調,就是因為這樣可以省點電。

  他們中的其中一個人跟著又跑過來,褲衩前面都搭起了帳篷,只聽他問我:
「鋼絲擦怎麼會掉進馬桶了?還是兩個。」我像個犯了錯事的孩子似的低聲囁嚅
道:「我之前也不知道鋼絲擦不能扔進去的啊!」

  他抬頭狡黠地盯了我一會兒,然後似笑非笑著說:「我說太太,這種基本常
識你應該知道的。」我讓他這麼一說,自己都覺得這事有點糗,就羞赧地答道:
「對,是應該知道的。」

  這時,他眼神開始變得炙熱了起來,汗珠跟著從他下巴滑落了下來。接著,
他又問我:「一個人在家害不害怕?」

  有什麼好怕的!這次我沒搭腔,只是用眼神輕衊地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跪
下來擦地。可這時,他卻輕手輕腳地繞到了我背後,緊接著,是褲衩劃過大腿的
聲音。然後,他撥開我「那條線」連接著的蕾絲布,不由分說,突然開始從後面
插入我,動作是那麼的迅猛。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那一瞬間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他力氣太大了,我當
時實在掙脫不開,而且他那話兒也大,就像消防栓。

  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最初我對他的這種肆意侵犯感到非常恚怒,可後來在
他的快速抽插下,我終於違背了自己先前的意願,忍不住叫出聲來了。我一叫,
他們中的另一個人也聽見了,就連忙跑了過來,用自己的消防栓堵我的嘴。真想
不到通下水道的人居然這麼放肆,把我當成人肉下水道了,就這麼大膽地用他們
的消防栓來疏通我的身體。

  唉,誰讓我是這樣一個弱女子,你又丟下我,讓我孤身一人在家,那天被他
們倆這樣前後夾攻,我還談什麼求救,沒用的,當時我根本就沒什麼辦法啊!你
說是不是?

  後來,他們沒搞幾下就讓我高潮了。至於這一點,老公你也別難過,我也不
想的。但最氣人的是,接著他們趁我身體還在痙攣著,又用手指讓我潮吹了。你
也知道,這是我人生的首次,所以量很大。更沒想到的是,在之後的幾分鐘裡,
第二、三、四、五次,他們每次都一次性的讓我來了個夠!老公,你別傷心,我
想,那一刻捅進我身體的手指,肯定是被加藤鷹附了體。

  這天,他們兩人就這樣來回地交換著位置,換了幾次,我也就高潮了幾次,
至於具體多少次,我倒是沒記住。那天,他們後來終於先後將各自濃稠的精液射
了出來,還強迫我全部咽進了肚子。

  這整個過程全都拍下來了,應該會讓你滿意。我當時一直留意到那幾個隱秘
的攝像頭始終運行正常,都是按你的意思佈置的。

  完事後,他們抽起煙來,然後其中一個人去了陽台,不知道在給誰打電話。
這個時候,你該從衣櫃裡出來了吧?老公,趕他們走!為什麼你拖這麼久還不出
來?快出來啊!

  哎呀,不行,不能出來,又有三個壯漢闖進門了!這麼多人,你絕對應付不
了的!

  緊接著,他們幾個把我捆了起來,然後就是一陣輪番抽插。之後,我叫得太
慘太浪了,浪到有驚動鄰居的可能,於是又被他們幾個人輪番堵住嘴。隨後,我
的後庭也淪陷了,不過他們事先是給我浣腸乾凈的,之後他們才放心挺入。

  好痛啊!我的意識漸漸開始模糊了。老公,你什麼時候出來救我啊?我知道
你也很害怕,但這樣下去,我身體會被他們幾個人玩壞的!

  老公,你現在心情如何?憤怒嗎?屈辱嗎?這是你想要的嗎?會使你特別興
奮嗎?老公,老公……

  此刻,屋裡被他們搞得凌亂不堪,電視屏幕上、沙發上、床上,甚至茶杯裡
外,到處都是精液濺射過的痕跡。這些原本要灌滿你老婆雪梨陰道的東西,男人
們卻肆意地噴射到各處。

  慾火得以徹底地釋放,十幾個男人圍坐到雪梨四週,欣賞著雪梨那豐腴誘人
的胴體。他們想當然地認為,雪梨永遠有洩不完的火。

  雪梨經過十幾個精壯男子的連番抽插,剛從不斷襲來的高潮中回過神來,身
體被從頂棚垂下的麻繩吊在半空,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兩個腳腕也由麻繩吊起,
把雙腿硬生生拉成「一字馬」。

  其中一個男人拿起粗大的假陽具,吐了口唾沫在上面,然後就將假陽具直接
插進雪梨陰道的最深處,跟著就引來雪梨一聲仰天悲鳴。男人接著按下了假陽具
上的振動按鈕,開始了快速抽插,雪梨的呼吸停滯了兩秒,而後淫哼浪叫聲不絕
於耳。

  「說!你是什麼?」男人大聲喝問道。

  「我是淫蕩的性奴……」雪梨低眉順眼地回答,但由於嘴裡還在不停浪叫,
這時有點口齒不清。

  「跟你老公離婚吧!徹底成為我們的性奴,每天讓你爽個夠!」

  雪梨眼睛有點失神地搖搖頭,男人就將假陽具上的調速按鈕又調快了一些,
然後就是一陣瘋狂抽插,雪梨的叫聲這時愈加尖銳了起來。

  「說!和老公離婚!」

  「和……和老公離……啊~~」

  假陽具被男人用力抽出,隨之噴薄而出的是大量潮吹後的淫液,然後急速瀉
下。在這種極樂快感的衝擊下,雪梨全身卻被緊縛著動彈不得,只剩下大腿和腹
部的肌肉劇烈抖動著,以及十根腳趾反覆開合著。

  眼前這一刻,只見雪梨和老公的巨幅結婚照被這幾個男人平放在地上,並且
正對著雪梨的騷穴!結婚照已然被雪梨噴湧而出的淫液澆濕了。